8月20日凌晨1點,長抗癌食物壽路膠州路口,攤位都已經擺到了機動車道上。
  晨報記者 宋 傑 張谷微“半夜12點以前沒人,凌晨一兩點鐘全冒出來了,熱鬧得像七浦路,居然有三四百米長,橫跨幾個路口,開車路過,給人感覺連綿不絕!”接到這樣的市民報料,記者迅速出動暗訪:出攤時間為何要半夜三更?規模為何如此嚇人?這樣的夜市到底有點什麼貨外接式硬碟?究竟有沒有人來管這個地方?
  前後歷時兩周,兵分多路,晨報記者連續多日凌晨探訪後發現,這個夜市十分契microSD合長壽路附近“居民”的生活規律和消費習慣;這裡的商品基本是女性的,主顧也以女性為主,成為了“女性夜市”,甚至有女性當街試衣,一買就是10多套;攤主也很擅長和城管玩“躲貓貓”,PK“誰更懂夜的黑”。
  [現場探訪]

  8月5日竹北買屋22時-23時30分
  記者走在長壽路上,從武寧路路口到江寧路路口,儘管路邊還有幾家雜貨鋪、小服裝店還開著,長壽路上夜行的車輛依然來來往往,但人流明顯在逐漸減少,喧鬧正慢慢沉寂。在亞新生活廣場前,白天售賣服裝的攤位早已mSATA蓋上了厚厚的布,昭示著一天營業的結束。此刻,長壽路這一帶和上海其他街區一樣,仿佛已然睡去。
  8月12日 凌晨1時15分
  記者再次來到長壽路,就在這個大多數人處於深度睡眠狀態的時間,從常德路一直到膠州路路口,長達三四百米的路段上卻出現一派繁華集市的景象,多個攤販燈光亮得讓人感覺仿佛是在白天。路口被一些賣衣服、鞋子的小販占據著,簡單的晾衣架般的架子上掛著玲琅滿目的連衣裙、吊帶衫、百搭熱褲,地上則鋪滿了細細長長的高跟鞋,很多服飾價格便宜,不少只要二三十元。一些女孩正蹲著挑鞋子,很嫻熟地同老闆娘砍價。
  在長壽路亞新廣場門口一帶,沿街鋪位全是美食的天下。烤蹄、香豆腐、肉夾饃、涼皮涼粉、手抓餅、烤冷面、烤雞、水餃、鐵板魷魚……可謂應有盡有。而在靠里的位置,還有些賣發飾、手機套一類雜件的攤位。
  8月17日 凌晨1時05分
  當天下著大雨,記者第三次來到長壽路、常德路路口。雨中,這裡風景依舊,依然喧囂異常。不少攤主搭起防雨棚,棚子下麵攤主不停地與顧客在討價還價。還有不少賣衣服和首飾的攤主占據亞新廣場沿街可以避雨的屋檐下,將售賣的衣服一字排掛出,不斷吆喝著攬客。在膠州路、長壽路路口,各類小吃攤雨中不停叫賣,各類油煙依然不斷升起,有的食客甚至坐在沒入積水的凳子上吃著煎餃等小吃。
  [追問原因]

  誰來光顧? 多為年輕女性,還當街試穿衣服
  連續多日的夜市探訪,記者發現,這裡猶如一個“女性夜市”:女顧客非常多。閑逛時,突然一輛摩托車急停在面前,車子后座走下來一名穿緊身紅裙的女孩,半頭黃發,紅唇,肩上挎個黑色小坤包,她徑直走到一個小攤前要了一杯“水果飲料”,看起來是熟客。“桔子不要,多一點菠蘿。”那飲料很像小時候吃過的水果罐頭。一旁,另一個姑娘在買綠豆湯。
  這裡的商品基本也都是女性的,衣服、包包、拖鞋全是女款。各類小吊帶衫、緊身衣褲占據不少衣架,而一個內衣攤位將10多件性感內衣掛在最顯眼處。不少來來往往的夜市顧客們習以為常,有人上前挑選著、比划著。
  “我這裡的東西基本只有女的來買,男款就不進貨了。”老李自稱在長壽路夜市賣了五六年鞋子,主顧多是年輕女性,主要在周邊的娛樂場所工作。“我初略估算了下,來我這裡買鞋的至少7成是晚上在KTV之類場所上班的小姑娘。”老李說,“小姑娘買東西很勤快,只要有新款式的鞋子,即使昨天剛買過鞋,今天也會出手。”
  也許是夜市女性太多,也可能覺得夜幕已深,雨中,有的女子竟然當街試衣10多套。在亞新廣場的一個屋檐下,一名身著開叉到腰部、大露背裙子的女性站在一排衣架前不停地試穿衣服。由於衣著不多,她看中某款牛仔褲或熱褲的時候,乾脆裙子一撩直接套上試裝。雖然邊上一位男性打著雨傘站在身旁替她遮擋一些,但是依然吸引一些過路者的目光。
  凌晨三點的夜市,不少女性獨自一人在夜市附近閑逛,不停地打電話,打完電話便站在街上發獃或發消息。
  生意如何? 基本忙到天亮,個別攤位還設刷卡機
  “這裡和彭浦夜市很不一樣,那裡後半夜人就少了,這裡越晚越熱鬧。”8月17日晚,賣涼皮、涼麵的老鄭說,去年自己在彭浦夜市做過,那裡被整治後,就到長壽路賣麻辣燙,現在夏天了暫時賣涼皮。“以前也是晚上出攤,但這裡更晚,基本是忙到天亮。”老鄭甚至調侃道,剛到這裡時,“調時差”花了一段時間。
  “不愁沒生意,我剛剛把兩間店鋪給盤掉了,專心在這裡做。”剛剛20出頭的小李從1點多開始,一直到2點多就沒有停過,一邊招呼來挑選衣服的主顧,一邊聊微信。“這款衣服沒有了,你預定下,明天來拿。”原來,他在用微信號和老主顧們開展“衣服預訂業務”。記者以給女朋友看衣服為由和小李搭訕,“你也可以加我微信,看中什麼,說一聲我拿過來,你到時候付錢拿走。”他馬上讓記者加了微信,並瀏覽他微信里的各款性感服飾,這些服飾價格多不貴,緊身的款式占了很大比重。在和記者談話的幾分鐘內,就來了一位年輕女主顧,直接買走十幾套衣服,“基本都是微信預定好的,比我開店生意好多了。”
  夜市中還有個攤位專門賣“海關罰沒的香水”,其中一款迪奧香水只賣100多元。“別管真假,你用起來保證別人覺得你很有味道。”老闆在和一位女性討價還價中說道。為了方便主顧們購物,個別攤位前還特意插個小牌子,上書“可刷卡!”
  凌晨了人為什麼還會這麼多呢?老鄭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KTV表示,因為裡面工作人員下班晚,會在凌晨出來消費。隔壁一個賣炒米粉的老闆聽到後也搭腔道,“這裡附近有很多玩的地方,來的很多是打工者,當然也有一些居民。”
  據另一位陳先生介紹,他也覺得這個夜市附近“過夜生活的人”比較多。
  的確如此,記者隨後在長壽路這一帶周邊走了一圈發現,附近有好幾家KTV,還有網吧、洗浴按摩店等,而一些有門面的小吃店也會營業到很晚,當然,周邊居民樓里的小年輕也會就近過來逛夜市。
  一名保安也對記者說:“夜市一般凌晨1點開始,一直開到天亮。能常年開到天亮,想來生意也是好的。”
  為何難管? 攤主專等城管下班後才出來,有時還玩捉迷藏
  長壽路夜市並不是今夏才出現,已經存在至少五六年了,但凌晨擺攤是今年才開始。幾名老攤主都告訴記者,本來長壽路夜市和其他夜市類似,晚上9點多就開始出攤了,不過結束得晚,要到凌晨4點左右了。從去年開始,城管部門開始整治長壽路一帶。“沒辦法,只能等城管下班,1點才出來。”也就是說,城管部門經過嚴格整治,夜市只是治理了上半場,到了凌晨時分,城管依然鞭長莫及。也有市民反映,長壽路一帶地處靜安和普陀交界處,會看到攤販和城管“捉迷藏”,普陀城管來執法後,他們會迅速躲到不遠的靜安區域,待城管一走迅速殺個“回馬槍”。
  記者瞭解到,仙霞路一帶去年也曾被投訴有夜市在晚上12點以後出攤,引起不少市民的反感。當時城管部門也曾表示,治理的難度在於聯動聯勤管理機制在人力、精力、財力投入上的極限只能是到次日凌晨0點30分或至1點,做到持續性全時段管控比較困難。不過後來經過集中治理,通過在馬路上設立阻擋攤販車輛的隔離欄等措施,治理初見成效。附近居民唐先生表示,今年以來多次凌晨路過原來的夜市區域,也沒有再看到夜市重新回潮。
 
創作者介紹

The Pancakes

wzennrss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