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,奶西村,被打少年小剛就讀的學校加強了安保。與以往放學時大門敞開不同,學校只開放一扇小門,學生排隊走出校門。新京報記者 王叔坤 攝
  ■ “網傳被毆少年:被打暈後灌水蘇醒”追蹤
  新京報訊 網傳視頻“3男子輪流毆打一少年”,3名嫌疑人全部被控制,均未滿18歲。昨日,北京警方官方微博“平安北京”發佈上述消息。目前,被打少年已接受治療,身體狀況平穩。
  前日,一條名為“實拍3男子輪流毆打一少年 眾多網友報案”的視頻在網上風傳,視頻中,三名男子圍毆一少年近9分鐘,肘擊、腳踢、用石塊砸……經記者核實,視頻拍攝地為朝陽區崔各莊鄉奶西村旁的一塊荒地。14歲的被打少年小剛(化名)表示,視頻中的一名打人者郭某因上月底打架被抓,懷疑是他告的密,所以找來人圍毆他。(本報昨日報道)
  其中1人為主動投案
  北京警方介紹,發現網上的視頻後,警方當日下午找到被打少年及網傳視頻拍攝者。由於3名嫌疑人已逃逸,市公安局傅政華局長指示由刑偵總隊介入,全力抓捕在逃人員。警方連夜工作,嫌疑人郭某(男,1999年出生,河南人)在家人陪伴下,於26日凌晨1時許主動到派出所投案。26日上午10時許,警方在河北燕郊將另外2名嫌疑人程某(男,1999年出生,甘肅人)和楊某(男,1997年出生,甘肅人)控制。
  嫌疑人程某的母親介紹,程某從小學6年級畢業後就輟學,“不想讀書”。最近一個月,他騙母親在外打工,卻總是向母親要錢,“都不想給他錢,但又不忍心。”
  “昨晚在派出所他看了我一眼,沒說話就簽字了,我也簽字了,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。”程某母親說。
  3嫌疑人承認毆打少年
  昨天,被打的小剛(化名)沒有上學,老師和同學到他家詢問情況,得知小剛到醫院診治,並鑒定傷情。
  5月23日被打後,小剛自行離開,也未告訴家人。直到前晚,小剛的父母得知此事後報警。
  小剛母親稱,26日凌晨,在派出所見到了前來投案的嫌疑人郭某,“染著金色的頭髮,還豎了起來。”
  昨天下午,小剛母親仍不敢上網看孩子被打的視頻:“他爸在網上看了幾張圖片,一晚上哭了好幾次。”
  據瞭解,目前小剛在醫院進行治療,情況穩定,其傷情鑒定報告需再等兩天才能出來。
  北京警方表示,經初步審查,郭某等3人對毆打少年一事供認不諱。目前,案件正在進一步工作中。
  ■ 追訪

  多名學生稱曾遭“打劫”不敢吱聲
  昨天中午11點半,奶西村育慧小學到了中午放學的時間,兩名保安守在校門外,學校大門緊鎖,只打開小門,不少家長走到小門門口,看到孩子,便牽著手接走。
  多名學生表示,以往學校都不會管得這麼嚴,放學都是敞開大門,有時候早上還能從學校“溜出來”。“就是今天開始只開小門的。”
  多名學生稱曾被“打劫”
  “真的被逮了?”提起此次涉嫌打人的郭某,育慧小學四年級的小石說,郭某很凶,沒有人能治他。小石說,去年他哥哥被郭某打傷,之後因怕再被郭某打,哥哥被父親送回了河南老家。
  小石稱,4月底郭某還曾對班上的李某“下毒手”,“李某不給他錢,路邊有根木棍,上面有一排鐵釘,郭某啪的一下就抽到李某手上,當時就留下兩個窟窿。”
  11歲的小雨也在育慧學校讀四年級,在他的印象中,每逢周五下午,郭某這群人就跑到學校對面樓頂,等學生放學後,便跑下來“打劫”。
  “他們有次攔住我,說別動,然後把我兩個口袋翻開,有錢就拿,沒錢就放走。”小雨說,他現在基本不敢上學帶錢,有時帶幾塊錢都被搶走。
  該校多名學生稱,這群人“打劫”同學後,就跑去買煙,上網,他們基本上每天都會去一次網吧,一上網就是幾個小時。
  報警後孩子再次被打
  在奶西村,小孩被打事件時有發生。李慧(化名)的兒子今年開學以來已經被打4次。
  李慧回憶,今年3月28日,她兒子去附近公園玩,結果被人帶到不遠處的鐵路邊,遭七八人毆打,“我見到他時,孩子臉上滿是血,幾個孩子坐在鐵路上抽煙,將我兒子圍在一起。”
  被打的小孩往往不敢“吱聲”。李慧在兒子初次被打後曾經報警,後來孩子再遭報複,“被人用石子砸中額頭,鼓起個大包。”李慧說,接連發生此事後,她再不敢讓孩子單獨回家,每次下班到學校接他,“孩子心裡也怕,打算讓他轉學。”
  除了害怕被報複,多名村民向記者表示,郭某等人背後都有人“罩著”。
  村民周先生稱,奶西村有一伙人長期盤踞在菜市場拉黑活。周先生說,這些人惹不起。一名自稱“老四”的人曾在醉酒後爬到他的麵包車上“要錢”,他不給,“老四”和其他幾個人就把他的車玻璃砸碎。
  多名學生說,曾經看到郭某和這些人接觸。
  父母忙工作疏於陪伴
  “父母和孩子待的時間少,容易學壞,抽煙、上網、打桌球樣樣會,甚至粘上‘壞人’。”郭某家的鄰居周先生說。
  奶西村居住的大多是外來務工人員,平時陪孩子的時間少之又少。
  5月23日被打,但直到25日晚上記者前去採訪,小剛的父母才得知此事。整整兩天,他們都沒有發覺小剛身上的傷痕。
  “忙,平均下來,一個禮拜只有一天能陪在孩子身邊。”小剛母親坦言。小剛母親在北四環一家服裝店上班,每天最早也得晚上7點才回到家。小剛下午4點放學後,便常常扎在網吧玩游戲,直到母親回家做飯。
  郭某家也是如此。其鄰居周先生稱,郭某平時都很晚回家,“晚上11點後回家是常有的事。”郭某父親是做生意的,“人不錯,可就是和孩子待的時間少。”
  在周先生的記憶中,郭某不聽話時,其父便是一頓打,聲音一直傳到五米開外的周先生家。
  “動手狠才能立足”
  15歲的林楚(化名)兩年前從河南來到奶西村,隨後和郭某認識。看過這次網傳的打人視頻後,他並不感到震驚,“如果是一兩個人,估計不會打這麼狠,其實視頻上砸到小剛頭上的是泡沫磚頭,他們不敢拿水泥磚。”
  林楚說,他們這些人幾乎都是外來人口,家裡也沒有錢,不讀書每天就混在網吧、桌球廳,沒有錢時就只能找比自己小的孩子下手。幾個人在一起時,如果你不敢上去打,或者動手不夠“狠”,你就很難在他們中間立足,大家會覺得你不夠“牛X”。
  昨日,小剛的母親說,出了這個事情後,家人想讓小剛回河南讀書,“我們那裡有一家全封閉的學校。”
  律師說法對滿16歲嫌疑人可追刑責
  盈科(廣州)律師事務所的丁一元律師稱,該事件中楊某涉嫌暴力毆打小孩,其已滿16歲,應該可以追究楊某的刑責,不過由於其未滿18歲,屬於未成年人,可從輕。
  如果小剛的傷情經鑒定構不成輕傷,可以以尋釁滋事罪起訴楊某,若構成輕傷以上,則可追究其故意傷害罪。
  至於本案中另兩名嫌疑人——不滿16周歲的郭某和程某,只要不造成重傷以上後果,就不能追究刑責。只能行政處罰,例如拘留罰款,民事賠償可由其父母監護人承擔。
  本版採寫 新京報記者 吳振鵬 劉保齊
(原標題:三人圍毆少年被控制)
創作者介紹

The Pancakes

wzennrss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